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病娇墨爷别撩,我怕痒 > 第267章 大结局 全文完

第267章 大结局 全文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墨夜寒看着沈烬霜疲惫的脸,低头心疼地吻了她的唇一下,见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,担心她睡得不舒服,伸手轻轻把她身上的衣服解开,刚松开她的扣子,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白皙的心口上,突然眸光微凝了一下。
  只见沈烬霜白皙的心口上,有一个很小的红点,他用手轻轻摸了一下,然后凑到鼻子闻了一下,有着一抹淡得几不可闻的血腥味,他的心顿时就像被针刺一样,他立即低头往她心口附近查看,这一看,他的心几乎就要炸裂了。
  只见在她心口处,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孔,针孔很小,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,他的心剧烈地颤动了起来,随即仿佛有所感应似的,他迅速回头望放在窗前的长依海棠看去。
  他早上送沈烬霜回来的时候,它分明已经恹恹,要死不活的样子,这才过了多久,它就长得这么好了,就连花蕾都已经长出来了。
  他慢慢站起来,来到了长依海棠的面前,慢慢低头凑近海棠的根部,闭上眼睛,静静地嗅着。
  这长依海棠还没有开花,就已经散发出一抹淡淡的香味儿,他的心颤抖得更厉害了,在香味的掩盖之下,分明有着一抹淡然的血腥味,如果是别人恐怕是闻不出来,但他的嗅觉很敏锐,就算血腥味再淡,只要存在,他就一定能够嗅出来。
  “霜霜,你怎么能这样做,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,我的心会有多痛,用你的心头血培养出来的解药,你以为我会吃吗,我不会,我绝对不会让你这样为我做出牺牲。”墨夜寒用力紧握拳头,蓦地伸手捧起了长依海棠,快步往外面走去。
  他一定要毁掉它,没有人可以伤害他的霜霜,他也不可以。
  沈烬霜正在沉睡着,突然感到有些不安,听到了脚步声,她蓦地睁开眼睛,刚好看到墨夜寒捧着长依海棠出去,顿时大吃一惊,立即大声说:“墨夜寒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  墨夜寒幽暗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手上捧着的长依海棠,仿佛想吃了它似的,低哑的嗓音透着一抹阴沉和凌厉:“霜霜,我不会让你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,就算我死也好,我不会再让你受伤。”他要把这盆长依海棠毁掉,他说完,立即迈开脚步,迅速跑了出去。
  “墨夜寒,不要……”沈烬霜知道他要去毁掉长依海棠了,她迅速翻身下床,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上,迅速追了出去,着急地大叫,“墨夜寒,你给我站住,你听到没有,你给我站住,我不会让你毁掉长依海棠,你给我站住……”
  墨夜寒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,抱着长依海棠,迅速跑了出去,来到外面,举起了花盆,便用力地往地上砸去。
  “墨夜寒,你住手,不要……”沈烬霜从里面追出来,看着他把花盆摔落在地上,顿时眼睛都红了,迅速抢上前,身体往前面一扑,双手把落在半空中的花盆接住了,但是身体却失去了支撑点,在半空中摔了下去。
  “霜霜……”墨夜寒顿时大惊,迅速伸手抓住她的手臂,把她拉了起来,神情激动地说,“你这是做什么,你想让自己受伤吗?”
  沈烬霜迅速从他的怀里退出来,然后紧张地护着怀里的长依海棠,用警惕的眸光盯着他:“墨夜寒,你知不知道,它很有可能是你唯一能够活下去的解药,我花了很多心思培养,它很不容易才长出花蕾的,你竟然想毁了它。”
  看着她如此紧张那盆长依海棠,墨夜寒既心疼又愤怒,他用力攥住拳头,幽暗的眸子盯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:“让你的心头血培育出来的解药,我不要。”从她神神秘秘不告诉他,怎么培育长依海棠的时候,他就应该怀疑的,是他太蠢了,如果刚才他没有想着给她换衣服,他还被她蒙在鼓里。
  “你这个人就是这么自私,你可以为我去送死,我就不能想办法救你吗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有一天,你真的毒发身亡了,我该怎么办,死了的人没有任何知觉,但是活着的人生不如死。”沈烬霜紧紧抱着花盆,泛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。
  “我们还有时间,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,霜霜,把花盆给我。”墨夜寒放柔了声音,向她伸出手。
  这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了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了,沈烬霜看着他,眼角泪光闪动着:“墨夜寒,你这个自私鬼,我讨厌你,我最讨厌你了……”
  “你要讨厌我就尽管讨厌吧。”他不会让她把自己的身体弄垮的,墨夜寒说完,立即上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她手里的花盆抢了过去,然后转身,刚想迈开脚步冲出去毁了它。
  空气中突然飘来了一抹无色无味的药粉,从他的皮肤渗入到了他的身体里,墨夜寒只觉得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便抽光了似的,双腿一软,噗通一声,摔到在地上,他用尽最后一口力气回头盯着沈烬霜:“你……”
  沈烬霜在他的身边轻轻跪下,伸手抱着他,一颗晶莹的泪水从眼角里滑下,滴在他的脸上,嘶哑的嗓音哽咽地说:“墨夜寒,如果你一定要让我看着你毒发身亡,我做不到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情愿从没认识过你,解药,我一定要练出来的,如果你坚持不吃,那我们就分开吧。”
  沈烬霜说这一番话的时候,心已经痛得难以呼吸了。
  “霜霜,不要离开我,不要……”墨夜寒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,这辈子,就没有像此刻般害怕过,他吃力地抬起手,想要抓住她,但药已经在他身上起了作用,他全身没力,就连意识也在慢慢涣散。
  “墨夜寒,你别来找我了,我不会让你找到的。”沈烬霜低头,在他冰凉的薄唇上吻了一下,随即放开他,拿起了那一盘显得异常娇艳的长依海棠,迈开脚步,在心疼的泪水下离开。
  “霜霜……”她的背后传来了男人撕心裂肺的嘶吼,但这并不能留住她的脚步,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心软,否则,他肯定会死。
  沈烬霜消失了,她彻底离开了墨夜寒,任凭他把墨城掘地三尺,都无法找到她,就在他几乎要疯癫的时候,烛渊来了。
  烛渊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他的面前,看着他那一脸的颓废和邋遢,脸上露出一抹鄙视,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弄成这德行,真是没出息,他轻哼一声说:“我家孽徒给你的解药,你想死就别吃,想活着就把它吃了。”坚持用自己的心头血炼制解药,连师父的劝都不听,就是个活脱脱的孽徒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